狠狠综合久久久久综合网|国产伦精品一区二区三区高清|国产亚洲高清一区二区三区|国产综合手机精品久久九九

<output id="uz8fz"></output>

      <rp id="uz8fz"><meter id="uz8fz"></meter></rp>
        <tt id="uz8fz"><noscript id="uz8fz"><samp id="uz8fz"></samp></noscript></tt>

          <rt id="uz8fz"></rt>

            <rt id="uz8fz"><optgroup id="uz8fz"></optgroup></rt>

          1. <cite id="uz8fz"><span id="uz8fz"></span></cite>
              首頁 動態 回眸 精英 企業 社區 家風 名親 總譜 分譜 分支 修譜 捐贈 趣聞 文苑 華甫公  


            宋陵為何選址鞏義

            信息來源:新華網    添加日期:2015-09-10    點擊量:3556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   《史記·封禪書》曰:“昔三代之君,皆在河洛之間,故嵩高為中岳,而四岳各如其方!惫埃罚罚澳,周平王遷都洛陽后,以“嵩為中央,左岱(泰山)右華(華山)”,稱“中岳嵩山”為“天地之中”。日月為明,山高為嵩。古人說“嵩山如臥”,到了明代,著名文學家袁宏道發現嵩山像一條很清瘦的臥龍,他畫龍點睛般地道出了嵩山獨具的山體特征!对娊洝ご笱拧吩疲骸搬愿呔S岳,峻極于天!贬陨街鞣寰䴓O峰由此而得名!安粊砭䴓O游,何以小天下?”這是宋代名相范仲淹登峻極峰后留下的感嘆。

                長眠于鞏義市宋陵的宋代帝王,腳蹬眼望的就是嵩山,就是嵩山的太室山主峰峻極峰(太祖、太宗、真宗、仁宗、英宗及太祖的老爸趙弘殷)及少室山主峰連天峰(神宗和哲宗)。貴為皇帝者也不敢正南正北安葬,宋陵各陵均呈東南—西北方向,與子午線有5~15度不等的偏角,所以看上去它們與峻極峰、連天峰并不在同一條子午線上。連天峰下是名剎少林寺,峻極峰下是中國四大書院之一的嵩陽書院。峻極峰的東側是萬歲峰,西側是臥龍峰,萬歲峰與臥龍峰猶如宋陵的兩個高聳云霄的門闕。

                站在峻極峰上北望,但見黃河如帶,邙山橫亙,東眺是虎牢關,西瞰是黑石關與洛河!包S河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,洛河是中華民族的歷史河,邙山是陰宅寶地,向有‘生在蘇杭,死在北邙’的說法,加之雄關漫漫,好風水呀!”鞏義市文物保管所副研究員傅永魁對記者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 “這么個易守難攻的地方,為什么歷史上沒有一個王朝選在鞏義建都呢?”記者問。

                “這兒是陰宅,嵩山之北是陰,黃河以南也是陰,鞏義這地方按古人的說法,就是個陰宅,怎么能建都呢?鞏義不像洛陽,在洛河之北,邙山之南,在古人看來是陽宅,是建都的地方!备涤揽壬f,“更重要的是,鞏義這地方符合北宋王室的建陵要求。宋代流行‘五音利姓說’,趙姓屬于角音,對應‘五行’中的木,木生東方,陽氣在東(開封),趙家皇帝必須在西方安葬,且陵地需要東高西下,所謂‘東高西下為之角地……南高北下為之徵地,角姓亦可居之’。鞏義東南多山,峻極峰海拔1440米,西北低垂,邙山海拔272米,且西有洛河北流,注入黃河。按堪輿學說法,南山北水,山高水來就福貴不斷,鞏義實乃趙宋不可多得的皇家塋地!

                公元963年,趙匡胤命“司天監(掌天文、歷法、祥瑞、兆候的機關)趙修己、內客省使王仁贍等改卜安陵(即永安陵,起初趙匡胤的老爸宣祖葬在開封的東南隅)于西京(洛陽)鞏縣之鄧封鄉(今鞏義市西村鎮常封村)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 趙匡胤把他老爸趙弘殷安葬在鞏義,還有更深的考慮,那就是為遷都洛陽做準備。

                趙匡胤生于洛陽的夾馬營,深知洛陽和開封作為首都的優劣:開封無險可守,洛陽固若金湯。但當趙匡胤提出遷都洛陽時,卻遭到了臣下的反對。遷與不遷的理由都很充分。反對遷都者認為“汴京得運河漕運之利”,有通往江南之便。趙匡胤則認為,城中所需物資全仗水路由外地運送,萬一開封被圍,后果難以想像。

                群臣的諫阻都不能動搖趙匡胤遷都的決心,可是他的弟弟趙光義說得妙:“在德不在險,何必一定要耗費民力遷都呢?”一句“在德不在險”讓宋太祖啞口無言,他只好長嘆:“不出百年,中原人民嘆也!毙形槌錾淼内w匡胤只好豢養一支龐大的禁衛軍來保衛開封,于是乎“舉天下之兵宿于京師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 趙匡胤只好把洛陽作為陪都,他幻想著,總有那么一天能遷都洛陽。正是從遷都洛陽出發,他決定將皇陵建在離洛陽很近的鞏義。

                縱觀中國整個封建社會,趙家的皇帝可能是最不壞的,這也許就是趙宋的國祚比李唐還長,比劉漢稍短,居歷代封建王朝之次席的一個原因。

                也就在選定皇陵位置的這一年,趙匡胤“密鐫一碑,立于太廟寢殿之夾室,謂之誓碑”。天子登基前必須到誓碑前跪拜默誦,臣子只能遠遠地站在階下,不知道碑上的內容,猜想那不過是治國經邦的“總路線”。直到靖康之變,宮門大開,人們才有幸目睹那座神秘的誓碑,才知道趙宋的“總路線”竟是:“不得殺士大夫及上書言事人。子孫有渝此誓者,天必殛之!

                趙宋的終結很慘烈,也很“文化”。深圳崖山之戰宋軍失敗后,進士出身的左丞相陸秀夫背起9歲的少帝趙昺,用素白的綢帶把趙昺與自己束在一起,跳海而死。之后,朝廷諸臣和后宮女眷也隨同跳海殉國。當時海面浮尸十余萬,文天祥詩稱“人死亂如麻”。與陸秀夫同科考取狀元的南宋右丞相文天祥則寫下了“人生自古誰無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這一傳世名言。

                在中國歷史上,沒有哪個王朝能讓文人們如此這般,也沒有哪個王朝死得如此“另類”。據傳,歷代封建王朝中亡國最慘的是趙宋,慘到皇宮里的樂器奏樂時都會流淚,淚流干了,自碎自裂,無一完器。
            千古疑案撲朔迷離

                趙匡胤在開封駕崩7個月后,靈柩被護送到鞏義的永昌陵,此時正值正午時分。

                忽然,狂風大作,“嘡啷”一聲,一只白兔飛跳過來正撞中銅鑼;而后,大雨傾盆,“撲通”一聲,一條大鯉魚從空中跌落鼓上。這“鳴鑼擊鼓”,好像訴說著趙匡胤之死已為上帝所知,天人同悼,于是有人說此乃“上天示兆”,“玉兔敲鑼魚打鼓”,此吉時,宜安葬皇帝。趙匡胤這么一下葬,“七月而葬”、“午時下葬”就成為趙宋皇帝的一種制度,且每年宋陵祭祀,祭品都少不了鯉魚和全兔!扒宕,洛陽知府奉清廷之命祭祀宋陵,都必須有兔子和魚,那時鞏義東鄉(山區)供應兔子,西鄉(洛河地帶)供應鯉魚。祭祀其他帝王,是絕對不用兔子和鯉魚的。這一宋陵祭祀制度一直沿襲到民國初年!备涤揽龑τ浾哒f。

                “玉兔敲鑼魚打鼓”的傳說撲朔迷離,趙匡胤的死因也是千古之謎。

                “開寶九年?穴公元976年?雪冬夜,趙匡胤病篤,召光義囑托后事。遙見燭影下晉王(光義)時或離席,若有遜避狀。既而上引柱斧戳地,大聲謂晉王曰 ‘你好自為之!’俄而帝崩!边@“燭影斧聲”的傳說只見于《宋史記事本末·金匱之盟》,而《宋史·太祖、太宗本紀》不載。晉王謀害皇帝一說,真偽莫辨。而《燼余錄》的記載更加離奇,說趙光義入宮侍候兄長,趁匡胤昏迷之際對很令皇帝垂愛的花蕊夫人實施“性騷擾”。誰知匡胤醒來,一怒之下抓起床邊的玉斧朝光義摜過去,卻砸在地上。聽到響聲,皇后和太子都趕將過來,此時匡胤已奄奄一息并于第二天清晨死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 因為趙匡胤把皇帝的寶座傳給了兄弟而不是兒子,似乎光義的帝位來得就有些不明不白,所以傳說不弄出點兇殺與“花邊”是不算完的。其實,趙匡胤是鐵了心將皇位傳給光義的。他封光義為晉王,位在宰相之上,且常對近臣說:“光義龍行虎步,他日必為太平天子,福德非我所及也!比缡,記者更相信《宋史》的“病死說”———宋太祖死前留下遺詔,遵照母親杜太后要求他傳位給弟弟的遺言,要其弟趙光義繼位,并要求光義縮短服喪的三年之期,三天之后就可上朝處理政事。只是皇位傳弟不傳子,世所罕見,所以才會有很多說法,而這,也正是趙匡胤的英明之處。

                據傳,匡胤、光義、廷美(光美)的母親杜氏鑒于后周主幼失國的教訓,臨終囑咐:“汝百歲后,當傳位光義,光義傳光美,光美傳德昭(匡胤子)。夫四海至廣,能立長君,斯社稷之福也!”這便是“金匱之盟”!敖饏T之盟”見諸正史,然而還是真偽莫辨,一直有人懷疑這是光義和趙普合伙炮制的謊言。

                如果“金匱之盟”存在,光義即位后的一系列作為則違背了誓約。德昭為將士滅胡請賞,光義大怒道:“待汝自為之(指稱帝),賞未晚也!钡抡淹硕詺。兩年后,趙匡胤的另一子德芳暴卒。又兩年,廷美被流放而亡。至此,“金匱之盟”中所有的旁系繼承人被鏟除凈盡,趙匡胤的江山終于牢牢地落在了光義子孫的手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 趙匡胤之后,北宋的江山是光義子孫的。南宋第一個皇帝高宗也是光義的子孫,但因其無子,皇位又先后傳給了趙匡胤的兒子德芳、德昭的后代。

                趙宋的末代皇帝是趙匡胤的后代,8歲當皇帝,9歲亡國亡身。謝太后派文天祥去和元軍談判,愿把大宋降為屬國,元軍主帥伯顏對文天祥說:“汝國的天下得于小兒(指趙匡胤從后周幼主手中奪得皇位),亦失于小兒。其道如此,尚何多言?”天意冥冥,歷史似乎跟匡胤、光義兄弟倆開了個不小的玩笑。

                此話不錯,但封建帝王中再也沒人能有趙匡胤“黃袍加身”、“杯酒釋兵權”,把一個亂了200多年的中國平和地統一起來并帶入盛世的能耐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 從一個旁觀者的立場出發,我們當然可以對大宋的軟弱說三道四,但人民需要和平,大宋的平和也造就了中國的云蒸霞蔚。



            版權所有:趙氏文化博覽   鄂ICP備11001243號-3
            您是本站第5494908位訪客  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uz8fz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<rp id="uz8fz"><meter id="uz8fz"></meter></rp>
                <tt id="uz8fz"><noscript id="uz8fz"><samp id="uz8fz"></samp></noscript></tt>

                  <rt id="uz8fz"></rt>

                    <rt id="uz8fz"><optgroup id="uz8fz"></optgroup></rt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cite id="uz8fz"><span id="uz8fz"></span></cite>